<<第三

第參章 從社造政策到地域社群形塑

第三節 地方政府思維下的歷史活化嘗試

第一項 復甦於再利用操作的地域人群記憶

影博館入口門廳2003.6.29

  以新竹市影像博物館為例,其前身為1933年(昭和8年)開幕之「有樂館」,為全台最早裝設冷氣設備之現代化歐式戲院,日治時期主要作為日人及台灣富商之娛樂場所;二次大戰期間,緊急改為「神風特攻隊俱樂部」;戰後將原本之500多個座位,擴充為700多個,並更名為「國民大戲院」,除撥放電影外,亦身兼辦理入伍徵召等活動之場所;1991年,因不堪虧損而停止營業,1996年文化局選定於該地舉辦全國文藝季「風城情波」系列活動,除陳列電影史料外,亦舉辦一系列電影欣賞、地方戲曲展演等活動,再度勾起新竹市民之豐富回憶。

  後續地方政府則在文建會前項計畫補助下,積極籌設全台第二座以電影為主題之藝文館舍;雖其建築年代及藝術特色皆已符古蹟申請位階,然為避免限制後續再利用之各項規劃,新竹市政府與學者專家則達成不提申請之共識。該計畫建築師林志成表示:

  歷史建築的再生利用,不只要留住歷史的記憶空間,也要加入新的功能。因此,國民戲院除了保持立面原始風貌,適度整修清洗外;入口處的招牌、地板則以新竹產業特色─玻璃為設計重點,希望營造前衛、新潮的氛圍;戲院廣場前地磚鋪陳出的陰影效果,傳達影像博物館的主題(李玉玲,2000)。

  此外,為提供後續多元使用之可能,戲院大廳,則裝設可移動收起之電動座椅;至於,原本建築師希望將二樓座位區改設咖啡座,除可協助籌措後續營運經費,亦可滿足電影觀眾之口腹慾望,並消解參與藝文活動之嚴肅氣氛,最後則因審查委員反對而作罷。2000年5月21日正式開館營運後,則為新竹市中山路商圈增添一處藝文空間,並與1999年完成之東門城廣場連成一氣,廣受新竹市民喜愛。

  相較於有樂館改建為影博館之推動歷程,兼具文化中心特色館與縣(市)主題展示館之新竹市玻璃工藝博物館,就要顯得波折許多;1987年文建會推動「縣(市)文化中心特色館計畫」以來,新竹市文化中心即積極尋找足以代表新竹特色之藝文主題。

  新竹地區由於盛產製作玻璃不可缺少之矽砂與瓦斯,因此,從日治時期開始就一直是玻璃產業聚集之地;因此,文化中心於1991年決定以「玻璃工藝」作為特色館主題,次年成立研究小組,除委託清華大學進行田野調查外,亦委託國立藝術學院進行館舍規劃;由於當時新竹市長童勝男希望新建館舍與文建會是項計畫規定不符,地方政府幾經評估,決定設置於興建中之演藝廳內;1993年6月據此完成規劃,然而,由於該項工程一再延宕,致其僅能束之高閣而無法落實。

  1995年,為配合全省民藝華會在新竹舉行,文化中心策劃舉辦首屆「竹塹國際玻璃藝術節」[41];1997 年,第二屆「竹塹國際玻璃藝術節」之活動地點從原先之文化中心移至麗池畔之空軍工程聯隊舊址。由於新竹憲兵隊就在會場隔壁,當時新竹市文化中心主任洪惠冠為感謝憲兵隊弟兄協助指揮交通,於登門道謝過程中,意外得知,憲兵隊之營舍係為日人手島誡吾設計,並於1936年(昭和11年)由新竹州土木課營繕係建造之「自治會館」,當時主要作為日本皇族與高級官員來臺巡視時之行館及宴客場所;戰後則作為接收委員會之住所,後由美軍顧問團進駐,最後則成為新竹憲兵隊之營舍。

玻工館維持歷史建物既有外貌2002.11.13

  由於憲兵隊即將於1998年10月搬遷,因此,洪主任即向童市長提出改設為玻璃工藝博物館之構想,獲致支持後,同年即委託蒲公英文化工作室調查研究,1999年則由乙建聯合建築師事務所設計監造,並於該年12月8日配合「第三屆竹塹國際玻璃藝術節」正式開館啟用。


由於自治會館改變為玻璃工藝博物館,除卻基於空間場所需求,同時,亦希望運用充滿歷史記憶與空間美學之既成條件,帶給博物館更多元及豐富之文化意涵。此從再利用出發,進以媒合歷史建物保存之操作策略,則與過往先確立古蹟價值再尋求保存方式之運作模式,呈現不同思維範式,因此於實務修護操作與保存哲學思考上,實有重新評估與檢驗討論之必要。

  由於自治會館與影像博物館相同,皆未申請指定為古蹟,因此,除卻保留並修復其立面外觀外,內部空間則在因應博物館機能及建築師之設計理念下,進行大幅度變更。姑且不論原先之自治會館,乃至後續帶有濃厚軍事氣息之空間機能,均與後續之博物館機能,出現偌大歧異,更遑論以新竹在地玻璃產業為訴求之主題選擇。建築師為求古今銜接,特意於博物館入口右側特闢專室以介紹該建築之歷史過往,同時亦保留憲兵隊時期之緊閉室,委由玻璃藝術家重製室內物件,進以再現過往軍事歷程之吉光片羽。 >>NEXT

附註

[41]亦為當年新竹市「全國文藝季」之辦理內容。